某蛋

《是什么拯救了我的秃顶》

          闲余是条咸鱼。
          不,是条每天坐在电脑前码字长期开坑不填视拖稿为终生事业的咸鱼写手。
         边及是个编辑。
         是个催稿催到每天都面临秃顶危机丧到不行的编辑。
        “啊啊啊啊!”边及焦躁地在闲余房间里来回踱步,双手抓着头发,落了一地毛。
        “你!”他炸毛了,“已经有三个坑没填了!”
         闲余淡定地窝在沙发上,喝了口茶:“别那么急嘛。小心秃顶哦。”
        “啊啊啊啊啊!”边及急得眼睛都红了,冲上来就要掐闲余的脖子:“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贱啊啊啊啊啊!”闲余依旧一脸淡定。
         反正边及也不会真的掐死他,只是抓着他的肩膀晃两下。
         毕竟边及也是要工资的人。
         炸毛受。
         闲余眼前一亮。
        
         边及受不了那个小贱人了。他打算视奸。
        在赶往闲余家的路上,他突然想起来最近很火的一部写手x编缉的耽美文,默默叹了口气:“人家的编辑和写手都谈恋爱了,我踏马还在催稿!”忍不住又抓了抓头发。
        
         边及蹲在闲余公寓对面的小区里,开始了他的视奸之路。
         7:00,闲余起床洗漱。这个贱人居然有腹肌。
         7:30,早餐是泡面。他不是个精致的猪猪boy。
        8:00,赶稿。
        嗯。
        停!等一下!
        诶诶诶!????
        边及懵了。
        小贱人今天赶稿了!????
        边及的心怦怦跳。
        好不容易等到闲余写完稿子,边及才直起发麻的双腿悄咪咪地向闲余家走去。
       边及是个有闲余家钥匙的人。
       他悄咪咪地打开闲余的电脑,瞬间觉得自己离秃顶不远了。
        他的写手开了个小号踏马写耽美!!!
        还是写手x编辑的那篇!
        闲余端着杯泡了狗杞的热水出来了,看见边及,有些惊讶:“边哥?”
        边及正焦躁地抓着头发,听见声音,转过脸吼:“死给!开坑不填!写腐文写得很顺溜啊是不是!你……你老是欺负我……”眼泪掉了出来。
        闲余慢慢放下水杯,俯下身亲了亲他的额头。
        “你觉不觉得,这篇耽美文的主角和我们很像?”
         拉窗帘。